giant是什么意思听书《三国演义》126-夜听名著

听书《三国演义》126-夜听名著
点击每晚10点免费收听情感、名著、国学!
儿童听书儿童听书,每晚给你小孩最好听的书籍和故事!

第126回 吕范荆州牵红线
这酒席桌子上沉默了~~说目下钟点儿啊~~有两三分钟,鲁肃琢磨来琢磨去越想越不是味儿,他也有点儿急了。“哎呀~~~~我说诸葛先生,这话您要这么说~~这可就不对了。”
“嗯?”诸葛亮看了他一眼,“子敬,你说我这话~~说的哪点儿不对呀?”
“诸葛先生,可咱们既有今日何必当初呢?有当初又何必今日呢?当年呐,曹操领雄兵百万战将千员,看外表是伐我江东,实际呀~并不是。他是来为难皇叔哇。就是说~要想把皇叔~~给杀喽,逼得皇叔弃新野走樊城败当阳奔夏口。当初皇叔当阳遇难,我鲁子敬可不是表白自己,那还不是我嘛,由江东来到江夏,请先生你到我东吴和我主孙权~联合拒曹哇。孙刘两家携起手来这才大败曹兵。我们败了曹操之后,就算是保住江东了,实际呢~~也算是救了皇叔~和诸葛先生你了。这事儿您可不能忘。我家都督周瑜,听说您巧取了荆襄,他很生气,当时就想领兵来伐荆州。是我鲁肃哇,为了咱们孙刘两家和好,刚刚破曹不能伤这个和气,我是横遮竖拦,我家都督才没发兵。不是我来一趟嘛,当时~先生你和皇叔都是怎么说的呀?说刘琦在,他为荆州主,我们江东没什么好说的,虽然我们把曹操打败了,荆襄呢我们是从曹操手里夺回来的,那么既然刘琦公子~子擎父业~~也可以,我回去跟我们都督说了。当时您讲的很明白,公子要是不在了,立刻还我们荆州。可现在这话~~全对不上号儿了。您想一想,这让我回去~~见都督和我家主公我怎么交代?我家主公一怒之下非把我杀了不可。鲁肃死为小,不算什么,可到那时事情就算完了嘛?我家都督一定~~要发兵来,兵发荆襄~必然有一场鏖战替补阴差。恐怕皇叔想安坐于此地~~也是不可能的呀。不知道诸葛先生~这些事儿您都想过了没有。”
诸葛亮听了鲁肃这番话是微微一笑,“呵呵呵~~子敬,你说的这些我都想了。曹操度以天子之名,谁不知道曹孟德挟天子令诸侯哇,他常常挂着个吊民伐罪的旗号~带那么多的人马战将,我尚且不惧,何况你们江东~~小小一周郎啊?”
“嘿嘿唉啊~~~”鲁肃听了这几句话这难过啊,心说诸葛亮先生,你这口气太大啦,你都把我们都督说没啦。
他还想要争辩几句,诸葛亮没容鲁肃把话说出来,“子敬啊,话分怎么说呀。如果你要说你回到江东,见你家主公没有办法交代,这也是个实际。那么我就和我家主公呢~呃~~帮着子敬你呀~~想办法~开脱开脱。哎~主公,您说是不是这样?”
刘备一听,“啊?啊~~~对对对,呵呵~~诸葛先生,您说的对,说的对呀。”
怎么个开脱法子呢?诸葛亮合着眼睛想了想,“哎,这样叭,咱们立一纸文书叭。咱们就算呢~~暂借荆州。主公您呢~写个借据,我在上边儿啊~盖个印章,算是个保人。您看怎么样?”
刘备一听,“嗯那~~~那好叭。笔墨伺候。”把笔墨拿过来,刘备写好了一张字据,交给了诸葛亮。
诸葛亮接过来~~呼~~~~把墨迹吹了吹,然后自己把名字签上了,把印章盖好了。“啊~~~子敬啊,这回就好说啦。你回去呀,把这个借据交给你家主公孙权,就说我主刘豫州暂借荆襄为立足之地。待我们别图城池之后再将荆襄还与东吴。你看怎么样?啊~~哎呀~~对了~~”诸葛亮说着说着,好像猛然想起个事儿来,“光是我在上面写了名字~盖了印章~~这也不太合适。因为我是我家主公刘豫州的人呐。应该还有个中保人,子敬,这么着叭,你也签个名字,啊,你算个保人。给你给你~~”
鲁肃把这借据接过来看了看~~啊?立借据暂借荆州~~~待别图城池之后~~再将荆襄还与东吴~~~还让我当保人~~“嘶~~~哎呀~~当保人~~~好,”说着啊,鲁肃把笔接过来他刚要往上签名字,猛地停住了,“啊~~皇叔,啊~诸葛先生~~”
“啊~子敬。”
“这个~~呵~皇叔与诸葛先生是以信义素著啊,这回既然立了字据~~咱们都签了名字,可不能~~再说话不算数了。”
“哎~~呀~~”诸葛亮一听,“子敬,你看你,这是想到哪儿去了。亮与我家主公~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过呀?”
鲁肃一听~可也是啊,那么我就签叭,“哎,我说诸葛先生,您刚才说这别图城池~~图哪儿啊?”
“啊?图哪儿啊~~~~对了这个事儿我还没跟我家主公仔细商量呢。我们打算到西川去,西川由刘璋镇守。刘璋其人~闇弱无能啊,黎民百姓对他都很不满,都埋怨他。所以我们想啊~把西川取过来。等取了西川,我们立刻~~把荆州交还给江东。”
“好,”鲁肃点点头,“那咱们一言为定了。”出啊出啊出啊~~他把自个儿名字写上了。
“哎,子敬啊。”
“啊?”
“你可把这借据带好啊。”
子敬一听,“当然啦,这不是轻轻飘飘的一张借据,这是荆襄九郡呐。”哼,看着象一张纸,实际啊~这份量都无法估计。说到这呵儿,他把这借据叠好贴身儿~放起来了。行啦,借据也写了,这事儿也透亮儿了,干脆~~这酒也不喝了。
“哎,子敬,这回你踏踏实实的在荆州这呵儿多住几日,好好的啊~~游玩一番。”
“哎呀~~谢谢叭~诸葛先生,我哪儿有功夫游玩呐。我还要回复我家主公和都督呢。哎,咱们是改日再会。”
说着鲁肃告辞了giant是什么意思,刘备和诸葛亮送了一程又一程啊,直送到江边儿,眼看~鲁肃要登船啦,诸葛亮拉着鲁肃的手,“子敬。”
“啊?”
“回去之后啊,你跟你家主公孙将军和周都督~多美言几句。让他们就按着这借据办叭丁莎莎。啊~~不要伤了两家的和气。别忘了孙刘曾经联合拒过曹哇。真要是闹翻了面皮~我诸葛亮~可说不定要统兵兵发江东把六郡八十一州~~都夺喽。”
嗬~~鲁肃心说~诸葛亮先生,你可是真够可以的,“先生,您的话~我记下就是。”
说着鲁肃上了船了。回到了江东,他先到柴桑来见周瑜。“都督,我回来了。”
嗬,这次和第一次去索还荆州回来那情绪不一样了。头一次啊~~精神头不那么足,这次鲁肃回来是兴冲冲的。周瑜呢,这两天去情绪也挺好,因为伤势大见痊愈。他一看鲁肃乐乐呵呵回来了,甭问,这次去了这事儿可能办的挺顺当。“子敬,这次去要荆州怎么样?”
“要回来了。”
“丿没事放放牛啊?”周瑜一愣,“要回来了?”
“啊。”
“哎呀呀,这么说~刘备和诸葛亮这俩人~~还算受点儿信义呀。”
“那当然了。都督,当初我跟您怎么说的呀,刘琦一死,他们是必还荆襄啊。”
“嗯~~不错。那么他们什么时候~~由荆州撤出哇?咱们什么时候进兵啊?”
“哎~那都不忙。”
“不忙?”周瑜奇怪呀,“这事儿能不忙嘛。子敬,这荆州你到底儿是怎么要的在哪儿呢?”
“在这儿呢,您看。”说着,鲁肃把这衣服撩起来~嚯~~左一层儿右一层儿,由这贴身的锦衣~~那小兜儿里~~嘣儿~把这借据拿出来了,往这儿一放近战召唤师,“都督,这就是荆州。”
周瑜把这借据拿过来打开这么一看呐,当时有点儿气晕啦,“我说子敬,这是你要回来的荆州哇?”
“啊。”
“这叫什么呀?这不是一纸空文嘛。”
“哎,您别着急呀,他这个诸葛亮和刘备有言呐~~”
“又有言?他们说什么啦?”
“说是那个~~~~等别图城池之后~~呃~定还~~~这不这上写着呢。”
“我看见了,他什么时候别图城池啊?他想要图哪儿啊?”
“啊是啊,我问啦,他说~~想去西川。因为刘璋镇守西川此人昏暗无能,百姓皆怨。刘备和诸葛亮啊~想把那地方儿拿过来。等取过西川之后,定还荆襄。”
“唉嗨嗨呀呀~~~”周瑜听到这儿气得直跺脚,“子敬啊,你又上了村夫孔明的当啦。他明着这是跟咱们借荆襄,实际他这是耍赖呀。知道他什么时候去取西川呐?他要是一时半时取不下来呢?十年二十年取不下来呢?那么何着这荆州他就一直呆下去啦?这是一纸什么借据呀,你就随便往上签名字。这不是找着连累嘛。要把这纸文书~~往主公跟前一放,主公一怒之下不得责罚你呀。”
“呃这个~~~~哎呀~~”鲁肃听到这呵儿吃了一惊啊,“都督,我想过啦,刘备和孔明~~他不能如此负我。他真能做出这种对不起我的事情来吗?”
“嗨唉哟~~~~”周瑜一听,“我说子敬,你真是诚~实~过人呐。那刘备是世之枭雄啊,诸葛亮乃狡猾之徒。他们都不象子敬你那么好的心地呀。我几次提醒足下,你怎么就不注意呢。”
“哎呀~~~~”鲁肃可真有点儿发傻啦,“嘿~我说公瑾呐,那现在怎么办呢那个。你能不能给我出个主意~啊~搭救搭救我呀。”可真是的~~鲁肃一想要按着周瑜这说法儿~我还真没法儿去见孙权将军啦。要这么去一见呐,说不定孙权能把我杀喽。这事儿办的是~~~是有点儿不怎么样。
周瑜听到这呵儿手里拿着这个借据他站起来了,在屋里~出啊出啊出啊~来回走了好几圈儿,最后站到了鲁肃的面前,“子敬呐,你是我的恩人啊。当初曾有囷米相赠之情,我能不救你嘛。”
敢情在整个儿江东啊,周瑜都督和鲁肃的关系最密切。也就是说他们俩人最要好,曾有囷米之交。这囷米之交是怎么回事儿?想当初哇,周瑜有一段时间很困难,那时候鲁肃很富有,周瑜曾经到鲁肃家里借过米。鲁肃家里头有两囷米呀,一囷呐~是三千斛,一斛是五斗,您说这是多少米叭这是蝶舞大唐春。周瑜登门一来借粮,鲁肃立刻给了他一囷米。这叫囷米之交啊。要不怎么后来周瑜在孙权的面前极力~~保举鲁肃鲁子敬呢。另外人家鲁肃也真有才呀,称得起是一位治国安邦的栋梁之才,不光是这点儿米的交情。现在一看鲁肃有难了,周瑜哪儿能不管呢。
“这么着叭,子敬,你别去见主公了,你先在我这儿~住两天叭,啊,我帮着你想个办法。”一时之间呐,还真想不出个什么良策来,周瑜就把鲁肃给留到府里了。
过了没有几天,忽然来了一个细作。这细作是干什么的?按现在的话来讲啊,就是密探,也就是说周瑜呀~安排到荆襄一带的探报。哦~~荆襄那边儿~有江东的探报?嗨~~江东这儿也有荆襄的,荆襄那呵儿也有许昌的许昌也有派往江东的。反正相互都得有人呐。周瑜一看,这个密报回来了准有事儿啊,把他叫到了书房一问,“你回来干嘛来了?”
“都督,我禀报您,这个荆州哇,刘备那儿办起丧事来了。”
“哦?办丧事?”
“啊,是全城军民挂孝啊。”
周瑜吃了一惊啊,“谁死了?”
“是刘备的~~甘夫人~病故了。”
“原来如此啊。”
周瑜把这探报打发走了,他想了想,哎,有了。周瑜立刻~把鲁肃给请来了。“子敬,你不用上火啦,救公之计~~已成熟。你呀,没危险了。”
鲁肃一听,“怎么了?您怎么救我呀?”
“方才有这么这么回事。”
“哦~~”鲁肃一听,“既然刘备没了甘夫人~~呃~这与搭救我有什么关系呀?”
“当然有关系啦。刘备,两个夫人。糜夫人死在了万马军中,死到长坂坡了,甘夫人病故于荆州。象刘备刘玄德那样的人物~~夫人没了他怎么能不续娶呢?现在我有一计,不但可以搭救足下,还可以~讨还荆襄啊,是一举两得。”
“我愿听听都督之计。”
“子敬,你不知道吗?咱家主公孙权有一位胞妹,他叫孙尚香。此女极其刚勇啊。不喜脂粉爱刀枪啊。手下的丫鬟仆妇几百人,整天是习刀舞剑。咱们的这位孙郡主哇~~是男子不及呀。到现在~尚无婚配,我想找个人~到荆州去~给刘备说亲,把我家郡主孙尚香许配给刘备。”
“啊?”鲁肃一听,“都督,这能行吗?”
“哎~你先别急呀,我这是一计呀。假意许亲呐。将刘备由江东诓到咱东吴来,我把他一扣作为人质回过头来~向诸葛亮~讨还荆襄。给不给,不给我就把你这主公杀喽。那时,诸葛亮是束手无策呀,必然~将荆襄归还我东吴。等他把这地方也给了咱了,咱再把枭雄刘备一杀,剪草除根,岂不美哉。”
哦~~~~鲁肃一听精神为之一振,“都督,要是这么着~~可真是个万全之策呀。那咱们该怎么办呢?”
“我给您写封书信,请子敬拿着这封信到南徐见我家主公,此事必成啊。”
“啊,有~劳~都督。”
周瑜提笔,给孙权写了一封书信,把自己献计的这个前前后后的想法都写上了,交给了鲁肃,告诉鲁肃你见着孙权将军,先把那借据事儿说说,然后再把这书信拿出来。子敬辞别周瑜,到南徐~~来见孙权。
一见面儿,他真按周瑜吩咐的那样先把这借据~~递给孙权了。把自己二讨荆州的事情这么一说。孙权一看就火儿了,“哎呀~~子敬,你这办的是什么事啊?怎么能够凭一纸空文,就能将荆襄~借与他人呢?”
“哎,主公,您先别生气,都督这儿还有封书信呢。”鲁肃心说~真悬呐,得亏周瑜想出这么一个计策,不然的话~~嘿~今儿个主公孙将军真的放不过我呀。他把周瑜那信递过去了。
孙权一看周瑜这封书信,转怒为喜了。“嗯~~这倒是一条妙计。这叫美人计。三十六计之中数这条计策厉害。有好多熟读兵书战策的人~也非常清楚这条计策,可但是有些人呐~~很难~从这条美人计下~逃脱呀。”孙权这算答应了。
答应可答应了,这得让谁去~荆州说亲呢?哎~~孙权想了想~有了,我看非此人不可。“子敬啊,你去把吕范先生给我请来。”
“哦,遵命。鲍飞
鲁肃去工夫儿不大,请来一个人班内网,吕范吕子衡啊。这位吕范先生~~书念的太多了,念书多的人有的是,可谁也不象他。这位是浑身上下透着这么一股酸气。走路是一步三摇啊。常言说叫湿衣不乱步。你就是~哗啦哗~下多大雨,他也得迈着方步走。要是~出啊出啊出啊~这么一快走,或者一溜小跑儿,那显着呀~~没学问。
来到孙权的跟前深施一礼,“不知主公唤我~~哪旁使用。”
“啊呵呵~子衡请坐。”
落座之后,孙权就把这想法跟吕范说了,然他到荆州去说亲。吕范一听这高兴,“主公这是高看我呀。啊?我来到江东寸功未立,今日主公~让我到荆州去提亲,这可真是一桩美差呀。常言说的好,愣拆十座庙,不破一门婚呐。这门婚~~非同其他可比哟。如果孙刘两家~要是结了亲,啊,曹操~再不敢正视我江东啦。刘备是什么人呐?乃人中之龙当今之皇叔哇。我家郡主孙尚香呢~称得起是我江东的一只彩凤呐。如果此婚配成就,堪称为~~龙凤呈祥。”
“行了行了。”孙权一想你别在这儿跩了,“赶快收拾收拾去叭,一定要好自为之。”
“主公放心,您就听喜信叭。此事~~必成啊。”
孙权憋不住想笑啊。孙权也没把这实底儿告诉吕范呐,说这是一计呀。(没交底,在这里是个埋伏,后文书有文章可作)吕范是真心实意~~到荆州说亲。他收拾了一下儿,带领着从人,拿着礼物,就奔荆州来了。
来到荆州城,有人禀报刘备黄成义,说是江东来人了。刘备这儿正烦着呢,他烦什么呢?常言不是有那么句话嘛,老来丧子,中年折妻,为人之不幸啊。所以他很烦恼。现在一听说~什么?江东来人?啊?又来要荆州来啦?你这不给人添烦嘛这不是?“先生,我们应该怎样对付?”
“主公您先别着急。呃~~~江东谁来了?”
“吕范吕子衡。”
“哦~~~”诸葛亮想了一想,“吕范其人我知道哇,他干什么来了呢?哎呀呀,主公啊,您别着急啦,说不定~~还有些什么好事呢。”
“嗨呀~~”刘备一听,“先生,您想哪儿去了,江东派人来能有什么好事啊?”
诸葛亮摇了摇头,“嗯~~也不尽然。不一定江东来人都是坏事情,都来找咱们要地方,说不定许有旁的事儿。如果吕范来了之后和主公您说些什么,您就顺口搭声,然后把他安排到馆驿,咱们再做处置。”
“哎?”刘备一听,“那先生~~您呢?”
“我回避一下儿。”
“哎呀您别走哇,”刘备一想,“您走了我这个话要递不上去~~~”
“不会。他不可能谈荆州的事儿。咱们先听听再说叭。”诸葛亮吩咐一声,“请。”然后,他回避了。
吕范打外边儿进来了。一见刘备,躬身一礼呀,“吕子衡~~参见皇叔。”
“哦哟,原来是吕范先生。恕我未曾远迎。”
“岂敢。我来得很鲁莽,皇叔多多海涵。”诶哟吕范这客气,是满面春风啊。那当然了,提亲来了嘛,哪儿能哭丧着个脸呐。
进门之后分宾主落座,是先待茶后置酒,然后刘备就问啦,“不知子衡先生,大驾光临到我荆州有何见教。”
“岂敢岂敢。皇叔,我是来给您~~道喜来啦。”
“哎呀,刘备听到这儿一皱眉呀。夫人新丧,何喜之有哦。我光有忧。”
“是啊。子衡听说了,甘夫人去世了。哎~~可是~~皇叔您也不要过于悲伤。我今天来~就是来给皇叔提亲来。”
“哎~~”刘备轻轻摇摇头哇,“夫人尸骨未寒,刚刚故去,我怎么就能提及亲事二字呢。”
“哎~~~皇叔此言差矣都市花盗。常言说,人若无妻,如屋无梁,况皇叔乎。”嚯,吕先生又跩上了。他怎么回事儿欲海逍遥?他说这人要没有妻室啊,就象这屋子没房梁一样,何况您这么大的刘皇叔哇。“我告诉您叭,我家主公有一胞妹,叫孙尚香。此女~~~~贤而美,文武双全呐。至~今~未嫁。因为什么呢?因为我家郡主有志。”她有个志向。什么志向?“她说~~非天下奇男子不许非人中之龙不嫁。豫州您呢~~贵为当今之皇叔名扬四海,可谓人中之龙天下之奇男子也。所以这门亲事如果成就之后,孙刘两家结下秦晋之好,从此曹操再不敢正视我江东。我东吴高枕无忧矣。”
刘备一听~雷霄骅啊?当时就明白啦。这哪儿是来说亲呐,这明明儿是一条美人计呀。此计必是周瑜索出啊,想索还荆州害我刘备。嘿嘿诶~~周郎啊周郎,我怎么能上你这个全套呢?我让你这个~~设下深坑候虎豹,摆好香饵钓金鳌的妙计~~是枉费心机呀。
已完结书籍都整理到“环球微课”,需要获取全集听书的扫下方二维码胡汉三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