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玉善啊呀~00后上大学了!-时筱簡

章玉善
纳新面试的时候问了一个问题:
你们现在大多是2000年的吧,那怎么看90后和00后的区别。
有个小孩儿回答:90后比较成熟有责任感;我们00后比较单纯随性。

每一代的成长都离不开社会大环境的影响,很难从一个角度去衡量高低,去判断对错。
有些人就认为90后00后更加注重效率,工作任务绝不会平均分配到一天,而是尽快完成后,利用剩下的时间与朋友见面,在家休息等等。他们不会安于现状,敢于发表自己意见,更能承受打击。这也表现在他们对于工作的标准和考量。


现在的小孩儿有一点表现挺集中的,就是不过多在意别人的眼光,自己舒服就成。
我之前经常要求自己不能让谁谁谁失望,学习不能让老师失望,所以上课40分钟不能走神;生活不能让父母失望,所以要多做家务,早回家;约会不能让朋友失望,所以要多看你喜欢的电影,吃你喜欢的美食。



在高考前两天晚自习,去答疑室问老师问题,班主任,也没有特别严厉,说了一句,这些都是挺简单的问题,别急,这样问题怎么会难呢?
诶?不知道怎么就是一激灵,可能碰到了脆弱的神经,眼泪就有些放肆了。
老师问,“为什么这么紧张呢?”
“怕考不好”
“还没考呢,怎么就怕考不好”
“怕父母失望,怕老师失望”
“父母会因为你考不好的结果,难过呢,还是会因为你这样患得患失的过程最后让你自己失望了,而难过呢”
正是因为当时没有解开这样的结,在没有达到自己预想时,一如既往地会问:“我是不是让你失望了”。



暑假实习住我姑家,弟弟每天都上许多课程,聊天时,和姑说,弟弟挺乖的,什么都挺主动学,运动也好,吉他弹得也有范儿,之后不会让你失望的。
我姑听到,一瞪眼,有什么好让我失望的,我要做的就是让他自己有追寻幸福的能力。以后么,和你姑父出去旅游么好了嘞,到处玩玩,谁还管他让谁失望。
中国传统孝文化的大多强调的是要让父母省心,要有足够能力让父母过上孩子们预想的生活,因为压力,也许无形中压抑住了孩子们“追寻幸福的能力”。

当部长时,负责办的第一次部门活动,初赛时因为一些低级的错误导致活动勉勉强强撑了下来,当时的感觉巨差无比。
感觉憋了很久的一口气想要打个哈欠,结果还咽了回去,还把自己呛到了。第一感觉是什么呢,我让好多好多人失望了。好多人,却忘了自己。
一直以来也许是太想要证明些什么,所以也在意很多,或许真的不是自己真正需要的。

所以,亲爱的部长们,萌新们,“内需拉动经济增长”,多想想别让自己失望,一开始就规避一些糟糕的情况,借口也别再是“我不想让谁谁谁失望”。真正需要的,自己认可的,单纯为了自己,去做的,是永久的。
别让自己失望,而不是为了不让别人失望。
//



//

图片来源:网络

我想与你一起
去吹吹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