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玉善嘉善这个地方的明清时期古建筑你了解吗?-嘉善报社

章玉善仪门上的铭刻
宗族文化在中国的历史长河中起着不小的作用,它是原始社会部落、民族文化的延伸和变迁。随着社会的发展,作为家庭这样既有线条又有层面的人的亲近关系,是社会的一种普遍现象。可以说,世界上没有一个比中国更重视对家族文化传承的国家和民族了,这就出现了家训。这是家族或家庭对每一个成员和后人的人生训导。
在今天西塘古镇里,还保存着许多明清时期的古建筑,在这些古建筑里还可以看到重要的构件——仪门。
有仪门的建筑往往上规模,其家庭富裕且人口多。仪门的位置在整个民居建筑的中间。它的前面有几进,有门厅、客厅和几个天井;后面是院落、堂楼,住着内眷,它是内外活动的交会处。
一般的仪门与院墙连在一起。在对外的一面,用石条砌成门框,俗称石库门。因要保护内眷,仿照官府粮仓之门,安有两扇近10厘米厚的木门。
在对内的一面,有一个象征性的门楼,如镶嵌在院墙上。仪门是建筑整体的标志工程,从造型到材质都很讲究。顶部斜屋面约60~90厘米,有瓦楞,端处有瓦当。下面是砖做的斗拱,再下面是砖花、砖雕、字额、垂花等。在字额上,往往刻有家庭或家族思想核心的文字,这就是家训,是一种特殊形态的家训。家人每天进出都会看到。如王宅的“维和集福”,它与相对的种福堂同出一源,告诫子孙,只有和睦才能生福,只有种福才有享福。
薛宅是民国时期的建筑,前临街后傍河,距离很短,但它保留了部分传统风貌,造了仪门,而且刻有“垂裕后昆”四字,勉励子孙代代努力,造福子子孙孙。在西园的仪门上刻着“诗礼传家”,这更明确了,看来是官宦之家或书香门第。他们重思想精神,重礼仪待人。
还有江家老宅仪门上的“修礼以耕”,这是古人对农耕文明的尊重和敬畏!相当不容易。对农民的尊重让人想到西塘古镇的千米廊棚,那是为了照顾乡下来的顾客而建造的。立此家训的人很有卓见,有一定的社会思想,让后人传承这种精神,已带着一定的修养要求了。家训当然有比较规范的几要几不要,几准几不准的,但以上仪门上的家训更让人深思,更深邃。
瓦当馆仪门上的“江之永异”更有意思。原文出自《诗经》的“江之永矣”,意思是说江水一直那样滔滔不绝不能改变。立此训者反其道而思之,改成了“江之永异”,包含着深刻的哲理。提醒后人:事物是永远变化着的,发展着的,要用灵活的眼光来思考和看问题。这实在令人感悟古人的智慧!
在我看来,仪门上的家训就是这个家族或家庭世界观的体现,是人生目标和实现这个目标方法论的体现。难能可贵的是魏塘还保留着我县唯一一处完整的仪门,位置在体育路下塘。那是赫赫有名的唐代宰相陆贽后裔留下的“内相家声”四字。内相,是后人对陆贽的尊称,其意为要后人保持先祖陆贽的好名声。关于堂名
所谓堂名,即在传统民居建筑中的一个构件和文化符号,也是一个体现家庭思想行为准则的概括。古代子孙多房要分家,原在总家有一个堂名,分家后可自立堂名。在分立堂名的时候,小辈们可以独立主张,以自己的世界观和对人生的理解立堂名,从而对他的后人启迪,这就是堂名代代变化的实况。从这种变化中可以看到映射社会发展的状况和一个家族的衍生发展史。

据统计,西塘古镇的堂名有近200个。其实不一定有厅堂才可有堂名;反过来,有厅堂也不一定有堂名。有的民居造好了,有厅堂但没想好的要请当地的文化名人取名,就成了“无名堂”。俗话无名堂就是形容这个人没什么,肚里没货色。
纵看这些堂名,文化内涵颇深,出典独到,具有家族家庭特殊的文化精神,且具有家庭番号性质。说到底,它也是一种特殊的家训。
堂名,是指高悬挂在主堂上的匾额,是家人必须遵循的行为准则,要请名人或有名的书法家来书写。它以两个字取名,比仪门题字更简洁,但其涵意更含蓄,比方说,西街上的“慎德堂”,慎,小心,注意细节;德,道德规范,慎德,指凡事都应小心谨慎,尤其是关系到道德行为方面的事。
纽扣馆薛宅的崇稷堂,颇具社会意义。稷,五谷之首,为农作物、庄稼、粮食的代表;崇,尊重、珍惜的意思。诰诫后人要珍惜粮食,从土地里长出的粮食来之不易,要经历许多磨难和人的汗水浇灌。
西塘的根雕馆是民国建筑,但也有堂名叫“慰黎堂”,这当然也有出典啊!黎,作黎民解,黎,指广大群众,最底层的人。慰黎,是让最底层的人得益,让老百姓获利。粗看,这可能出于官宦之家体恤民情。然而此时已民国,主人也不是什么官僚。其本意也就是处处要为黎民百姓着想,要知天下苦人多啊!你自己有好日子过了,但是广大穷人呢,要让利于他们!这是何等境界啊!

又如尊闻堂,位于西塘石皮弄内,是西塘一宝——百寿梁所在。其建筑为清代,其厅堂保护良好。尊闻,其词出于东汉文学家班固的《汉书·董仲舒传》。本意为重视听到的意见,实行已懂的道理。原话是:“尊其所闻,则高明也;行其所知,则光大也。”以此言对后人说,要倾听忠告,广泛汲取群众的智慧,来充实自己。不要搞一言堂,永远保持谦虚谨慎的人生态度!呵,这又是何等低调的为人修养和处世之道呀!
西塘的堂名很多,现在还可以看到匾额的还有礼耕堂、赋修堂、承庆堂、尔易堂等,都有不同的含义。它们虽然不是明确的家训,但其教训之意十分明确。挂匾额于大堂,家传的精神显而易见。
堂名,在西塘很普遍,它是一种宝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一个家庭或家族的文字图腾,是研究我国民间宗族文化和地方文化史的着眼点!
新时代,对西塘和其他镇(街道)历史上的堂名的收集、研究,具有很高的文化价值和现实意义。一方文化养育一方人,仪门额和堂名是最高境界的家训。
来源:嘉善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