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玉善啊哈,飞进一只蝙蝠-半棵树

章玉善

啊哈,飞进一只蝙蝠
凌晨两点,进来一只蝙蝠,在屋里扑腾得跟自家似的。我正在电脑上“奋笔疾书”,突然的侵扰,被吓得惊魂。明明窗户关得好好的,空调还开着,它从哪里来?来不及想明白,它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我飞来,其实也不是飞,简直是扑杀,像要对我赶尽杀绝的样子。赶紧抄起旁边的罩衫裹住头,又拿起一本书扔过去。不顶用的,它无畏极了,擦过我耳边绕到屋顶灯具上,小眼睛贼溜溜盯着我,全然不顾失态的我内心万马奔腾,早已溃不成军。
凯瑞懒洋洋在窝里翻了个身,眼神惺忪迷离,不明白三更半夜里,我怎么像个疯子,又跑又跳又惊叫。还好,它很快清醒,抖了抖身子直奔过来,冲上面嚣张的家伙不停吼,不停吼,无奈语言不通,压根无济于事。很快,两个人的战争扩展到三人混战,家中一片狼藉。上面一只在飞,下面一只在跑,还有个胆小的,很快瞅准机会撤到洗手间。因为亲历,感觉惊险得不亚于任何一部谍战片。
等到外面稍稍平静,打开门看,蝙蝠进了厨房,凯瑞守在门口,它们相互对峙,各自静观其变。我赶紧过去关了厨房门,身手矫健,惊魂未定。回头赶紧询问度娘,这黑乎乎的家伙有害么?怎么治?度娘说害处不大,夜间擅长捕捉各种蚊虫,以便用来食用。顺着链接又进了家论坛,有人发帖,说家中进来只小蝙蝠,真是好可爱啊。哑然失笑,那模样,哪里讨喜?忍不住隔着厨房玻璃仔细观察一番,第一次近距离看,实在是相见不欢,说它贼眉鼠眼,一点不过,反正我是抗拒的,一心让它早些离开,越远越好。
转至后阳台,悄悄打开厨房窗户,又打开阳台窗户,它们是相通的。若那家伙是聪明的,出去就是分分钟的事。可这二货偏偏不着调,飞来撞去就是在里面打转,一会儿在柜顶,一会儿冰箱上,至于窗户,它怕是不识了。回到沙发上,平复下自己。凯瑞的警觉与松弛仿佛是随我变化而变化,不一会儿,竟打起了鼾,没心没肺没斗志。
三点,真是倦了,任由厨房里独自清欢。我和凯瑞一个躺在沙发上,一个蜷在沙发下,不知不觉睡至天明。
起身立马奔向厨房,里面安静得像什么也没发生,一切如常,恍若梦境。这一天都是惊着的,唯恐哪里就会窜出这吓人的家伙,战战兢兢到天黑。终于感觉稳妥,安定,像往常一样该吃饭吃饭,该写字写字,哼哼小曲,泡泡红茶。我想,你们都只看到了开头,没猜到结尾。等到晚上十二点,对,十二点。那,个,恐,怖,的,家,伙,又,进,屋,了。战争片再次上演。
此刻坐在这里,心里七上八下,仿佛在我不知道的角落,有双不太好看的小眼睛盯住自己,说,嗯哼,今晚,我还会来哦。那么,那么,那么好吧,我试着“来的都是客”,你随意就好,去书房看看书,去阳台赏赏花,或者,就在窗边吹吹风,千万不要和我招呼,我尚且不太习惯所有激烈的,浓稠的交集。你若安生,我才有晴天。(心里有一万句怕怕飘过。)
最后弱弱的想问:这货,白天去无影,夜里来有踪,该咋对付?求各位赐赐妙招,不胜感激,哈。

往期回顾:
一段锦绣
最好的关系
自欢自喜,是一个人的安好如意
父亲的另一种爱

文:雨帘
微信ID:bks00838
- 接受原创投稿 -
信箱:77451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