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玉善嗨,来一场与图书的艳遇吧。-KT菌的剧社

章玉善2018绝对是央视厚积薄发的一年。
连续出品的有关文化类综艺、纪录片实在是深得我心。从《经典咏流传》到《信中国》,前者不管是内容还是形式都达到了我理想中经典与现代美学的最佳结合,而后者在节目流程上略显薄弱,但是也不失为一档传承文化的好节目。
不管你们爱看不爱看,我还是想给你们再塞一部央视出品的纪录片:《书迷》。
一部很精短的四集小短片,请挤出一点点碎片时间分给它。
《书迷》开播的日子选得很特别,4月23日正好是世界读书日。有点尴尬的是,豆瓣上目前标记过看过此纪录片的人才500个。
这样惨淡的现象与纸质图书的衰落紧密相关,从前我们阅读都爱揣着一本厚厚的图书,那个时候拿着一本书有一种需要沐浴焚香的仪式感,每翻过一页就好像能够掂量出作者倾注在这一页上时间的重量。现在我们阅读有kindle,有手机APP,轻轻地触碰,一页就眨眼过去了。
数码的时代给予我们便捷,有时候也会怀念起以前情感获取的笨重感。
《书迷》一共4集,分别从做书、开书店、淘书、贩书四个角度,第一集是书的诞生。
书的诞生,顾名思义就是一本书的制作过程。讲述的主人公叫朱赢椿,是我国著名的书籍装帧设计师。由他设计、制作的图书曾经拿过好几次“中国最美图书”和“世界最美图书”。
刚踏入这一行朱赢椿是从事教辅书的编排,这一工作就是十年。他说没有人喜欢教辅书,学期结束的时候教辅书都会被撕了,书不是这么做的。
所以朱赢椿打算做自己想做的书,让读者拿到这本书的那一刻就能够感受到书中藏着的无限宝藏,期待和书来一场美丽的邂逅。
他设计过一本书叫做《不裁》。
标题和图书形式一样,就是不裁剪。读者每翻过一页都需要用书中准备的纸刀裁剪,加深了读者与图书的互动。
可能在很多人看来这样的设计简直是多此一举,吃力不讨好。
现在快餐文化和数字时代正在一点点蚕食传统图书的生存空间,还会有人愿意花时间看一本纸质书吗。
朱赢椿的想法和我一致,我们都认为纸质书永远都不会被替代。
我的大学专业编辑出版,一直跟传统图书打交道。
我们刚进入大学的第一堂课到毕业前一直都在讨论一个争论不休的课题:纸质书究竟会不会被取代。第一年超过一半的同学都认为纸质书的消亡是必然趋势,数字时代如此便捷,落后的东西被更为先进的东西替代是不可逆转的。
但是临近毕业,班上又作了一个讨论,压倒式地变成了“纸质书不会消亡”。我们和朱赢椿一样,通过参与一本书从零到有的制作,上到排版字号、字体、墨色,下到纸张材质、用色,看着几张雪白的白纸被逐渐染上色彩,有了文字的墨香,才终于了解到纸质书并不代表落后。它能够承载作者的情感,这一份沉甸甸的重量更具有真实感与说服感。
纸质书是古老的传承方式,是一种情怀,是由过去的浸泡和沉淀留在骨子里的东西。
当然我们也讨论过纸质书不会消亡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还有坚持阅读纸质书的人。有买就有卖,能够证明纸质书依然有商业价值。
但是现在的现状依然还是买书的人日渐减少,传统书店也开始走下坡路。
《书迷》第二集中介绍了几家有自己独特经营理念的书店。
昆明的麦田书店。
书店的经营时间非常任性,别人忙着赚钱,这家店不到中午12点不开门。
书店很袖珍,但是小小的空间里却藏着意想不到的数不胜数的图书。
但凡书店里有客人,书店主人就会与之攀谈,以书会友。久而久之这些顾客就会变成朋友、旧客。
另外大家比较熟悉的就是先锋书店了。
如今书店的主要功能已经不再过多地倾向于【卖书】,更像是一位恪尽职守的守护者,替我们保护着这一方小小的秘密世界。书里可藏着一个魔法世界,可以生出风,生出海,生出精灵的翅膀。前往魔法世界的钥匙就在书店里,等着我们去开启。
也许有人会反驳,搬家的时候书太占地方了,多不方便。
在第三集中史航回答过这个问题:
所以还是那句话,只要还有一个人在坚持买书,那么纸质书注定消亡就是一个永远都不会发生的假命题。
片中记录的每一位,不管是还在阅读的读书人、还是在精心制作图书的设计者,都是凭借着对传统图书的热爱还在坚持的人。他们用一己之力捍卫着这种最原始也是最真实的阅读方式,保护着岌岌可危的纸质书。
《书迷》这个纪录片存在,也希望能够唤起大家对于传统读书的情感回归。
b站有全集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Aino
更多好片推荐,剧评影评;
欢迎扫一扫关注kt菌的电影号
同学,一起看电影吧!